饺子培训,水饺技术培训, 水饺技术研发培训
打开客服菜单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推荐资讯

Latest Information

    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文章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电话 : 16627852782

QQ : ljg20331

邮箱 : ljg20331@qq.com

网址 : https://www.chuyantang.net

地址 : 河南省开封市金明区汉兴路与金明西街交叉口南100米路西

水饺培训 > 水饺技术 > 两万块一碗的酸汤水饺,我吃得泪流满面
两万块一碗的酸汤水饺,我吃得泪流满面
编辑:

饺子培训

时间: 2021-04-21 11:09 浏览量: 2


列位好,我是钱三儿。


今天带给大家的故事发生在十年前。

20210421110910_33734


2011年底,北京海淀。


老齐两口子经营着一家小饭馆,位置在一家老小区里,门面很小,里外两间屋,一共摆着八九张桌子,地方小得可怜。


这小饭馆也没啥特色的美食,无非就是能炒几样小菜,主打的还是面条、炒饼和水饺等主食。


毕竟老齐开这家小店,所服务的对象主要是附近学校的学生们。


学生们兜里都没啥钱,没那么讲究,主要是以吃饱为主。


虽然地方不好找,但因为经济实惠、味道好吃,老齐的这家小店还是有许多的回头客,每到饭点儿几乎都是爆满,一张能坐四个人的小桌常常得挤上五六个人。


冬至这天晚上,大概九点钟左右,店里已经没了客人,老齐和老伴儿开始收拾桌椅、准备打烊的时候,门帘一掀,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。


“还有饭么?”小伙子问道。


“有有有,想吃点啥?”老齐的老伴儿在围裙上搓搓手,笑眯眯地说。


“您这儿的饺子卖半份么?那个……我不太饿,一份吃不完怕浪费。”小伙子有些尴尬地问道。


小店的水饺十六块钱一份,价低量足,不过从来没卖过半份。


老齐的老伴儿一愣,刚要说话,老齐已经从柜台后面走出来,说道:“卖卖卖,不浪费是美德嘛,小伙子你坐,我这就去给你煮饺子。”


说完他就拉着老伴儿进了厨房。


微信图片_20200313101030_副本

“这大小伙子也真有意思,那么大个子就吃半份饺子,能吃饱么?”


老齐老伴儿一边开火烧水,一边小声跟老齐念叨着。


“之前忙活的那会儿我就看到他在咱门口转悠了,一直等到没人了才进来,兴许是遇到难处了,一会儿水开了给他多煮点。”老齐小声回应道。


“用你说?我看不出来吗?你看他穿的衣服,这么冷的天儿穿那么单薄,而且都旧成那样了,肯定是手里没啥钱了呗。”


老伴儿话语间带着女人特有的细心。


说话间水开了,老齐从冰柜里拿出新包好的饺子,开始往锅里下。


一份饺子三十个,转眼间二十多个饺子就滑进了滚烫的水里,老齐停下手,看着老伴儿笑道:“差不多了,就这样吧?”


“熊样儿!就你知道做好事儿?故意给我整话儿听是吧,二十来个能够吃吗?这份全下了,再多下十个!”


“嘿嘿,得嘞!”老齐笑着应道,手上一抖,又有最少二十多个饺子进了锅。


不消片刻,饺子煮得了,老齐找了个大海碗,手脚麻利地调了一碗酸汤,将锅里的四十多个饺子捞进碗中,端到了外面那小伙子的桌上。


小伙子一看那大碗,不由得愣住了。


不等小伙子开口,老齐忙不迭笑着“解释”道:“这是咱店里饺子的新做法,酸汤水饺,虽然我们两口子是东北人,不过小伙子你尝尝,绝对不比正宗大西北的酸汤饺子差,哈哈哈。不过你要是想吃普通的水饺,我再去给你煮一、哦不,煮半份,这碗酸汤饺子就算送你了。”


小伙子拿起筷子在大海碗里轻轻和搅一下,不好意思地道:“大叔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不挑,吃啥都行,主要是我觉得您这半份饺子也太多了,这肯定不止半份,那个……我……我没带那么多钱。”


“你就踏实吃吧小伙子,俺家特色就是实惠量大,这饺子今天刚好剩了半份儿多一点儿,俺掌柜的说今天没人来了,剩下也是浪费,就都给你下了。看你模样也是外地来的吧?大冬至的吃饱点儿,吃饱了不想家。”


老齐老伴儿边说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顺手将一头大蒜放到了小伙子面前。


那小伙子的眼圈儿一瞬间就有些发红,老齐赶紧拍了老伴儿一把:“行了,你快别叨叨了,麻利儿地跟我收拾厨房去。”


一边推着老伴儿往厨房走,一边笑着对那小伙子道:“你慢慢吃啊,小伙子,俺们收拾去了。”


老齐两口子进了厨房,故意摆弄几下锅碗瓢盆儿,发出一些声响,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凑到帘子后面,透过帘子缝隙朝外看去。


只见那小伙子闭着眼睛仰起头,足足过了一分多钟,才慢慢地低头睁开眼,两颗黄豆大的泪珠无声地滑落在了碗里。


接着他抽出筷子,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


老齐两口对视一眼,会心地彼此微微一笑,然后开始在厨房里收拾起来。


老齐刚要把锅里的饺子汤倒掉,老伴儿抬手拦住了他:“看那小伙子狼吞虎咽的样子,肯定是饿坏了。而且你别看他瘦,越是这样的瘦人饭量越大,不行把刚没下完的那多半份儿饺子也给他煮了端出去。”


老齐嘿嘿一乐,啪的一声打着了火。


没多久,第二锅饺子煮好了,这次老齐没再做酸汤,而是将饺子用盘子装了,端着来到了外面。


然而当他来到外面的时候,却发现那小伙子已经吃完走掉了。一口大海碗吃得干干净净,一双筷子在碗旁边摆得整整齐齐。


碗底下露出纸币的一角,老齐拿出来一看,是一张一看就是用了很大力气抚平、但仍显得皱皱巴巴的十元钱。


…………


那个小伙子就是我,钱三儿。


我在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后,2011年冬天来到了北京,开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涯。


那段时间,也正是我人生最阴暗、最低谷的时候,北漂生活也并不顺利,再加上当时遇到一些事儿,既没有合适的工作,更没有钱。


而就在2011年的冬至前不到一个礼拜,我刚因为跟人打架,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万多块钱全都赔了出去。


我用来给老齐付账的那张皱巴巴的十块钱纸币,就是冬至那天我除了一部诺基亚手机之外的全部家当了。


那时我住在北京邮电大学附近的一处地下室,一屋住四个人,老齐的店那天我是第一次去,主要也是曾听同屋的人说过他家很实惠,一份饺子一大盘,才卖十六块钱。


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反正就是特想吃一顿热腾腾的饺子,我几乎把那十块钱攥出水来,最后终于鼓起勇气,等他店里走得没人了才硬着头皮进去,尴尬万分地问他家饺子卖不卖半份。


我没想到老板答应得那么干脆,真的可以卖我半份饺子。


我也没想到他家居然那么实惠,尽管老板娘说了那“只是”半份多,但也把我给吃撑了。


我更没想到吃了那碗饺子以后,我还会跟老齐一家发生那么多的故事。


因为冬至的那一大海碗饺子,我第二天一天都没吃饭,跑了一天终于找到一份临时工的活儿,能管中午和晚上两顿盒饭,算是暂时解决了那段时间的生存的问题。


转眼一个多礼拜的时间过去,2012年的元旦到了,正好那天又是农历的腊八,那天的活儿特别多,我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半才下工,这才想起忙得都没顾得上吃晚饭。


饥肠辘辘地往住处赶,突然想起了老齐饭店里那超实惠的酸汤饺子,于是我调转方向,一溜小跑地就来到了老齐店里。


这时候我手里已经有钱了,于是一进门就冲老齐说老板,来一份饺子,酸汤的!


老齐一下子就认出了我,不过我那时跟他还不熟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到来以及点了“一份饺子”为他们两口子造成了多大的困扰。


厨房里,老齐和老伴儿犯了难。


“老头子,这回的饺子咋煮?人小伙子可是点了‘一份’饺子。”老齐老伴儿带着“幸灾乐祸”的笑容问老齐。


“我知道,直接给他煮两份不就得了。”老齐很想当然地道。


“煮两份行啊,那六十个饺子你拿啥装啊?大海碗是盛不下了,难道你给人家搞个盆端出去?”


“哎呀,也是啊,我咋没想到呢,那你说咋办啊老伴儿?”


经过一番合计,老齐两口子终于找到了解决的法子——这次的饺子还用大海碗盛,饺子数量跟上次相比虽然没有翻倍(主要是翻倍实在装不下),但老齐送了我两个小菜——他还颇有歉意地告诉我说今天饺子没那么多了,不够“一份”了,但他送我两个小菜,价钱还按一份饺子的钱来算。


当然,这些内情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,对当时的我而言,根本没有想那么多,谢过老齐,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后就回去睡觉了。


我第三次去老齐店里吃饺子,是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——第二次在老齐店里吃饭的时候,他曾经问过我过年回不回老家,我说不回,他说欢迎我大年二十九晚上到他店里吃饺子,他就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歇两天。


我第三次去的时候,还带了两个同事,他们在我那份干了不到一个月的临时工作中,帮了我不少忙,我特意请他们吃饺子。


那天我特意点了几个菜,还要了瓶白酒,当然,还有三份饺子。


只不过,那天的饺子我们都没吃完。


老齐老伴儿很贴心地把剩下的饺子给我打包,叮嘱我年三十儿晚上可以热热再吃。


吃饱了,不想家。


第二天,大年三十儿的晚上,地下室的老板请我们几个没有回家过年的住客去他房间里看春晚。


他见我端着满满一饭盒的饺子在吃,问我这饺子跟哪儿买的?


我说老齐的店里,他家可实惠了,半份酸汤饺子就得差不多三十来个,昨天我跟俩朋友去他店里吃饭,要了三份儿饺子我们谁都没吃完。


地下室老板一听就笑了,说你小子是不识数还是傻啊,他家一份饺子三十个,已经够实惠了,你让人家半份三十个,还不让人家赔死?


有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我一听就愣住了。


正如地下室老板所说,我不傻,稍微一加回想,马上就知道了老齐两口子对我的好心帮助。


只不过我不理解的是,他们为啥要对我一个陌生人这么好?


如果我第一次去是他们看出我没钱,好心照顾我,那么我第二次、甚至第三次还带着同事去,他们还是按照之前说错的分量给我煮饺子,只是为了维护之前的“谎言”,让我不尴尬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
当我跟老齐熟了之后才知道,答案是什么都不为,老齐两口子就是这样的好人。


老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,也曾经当过兵,退伍后进了老家的一家国营工厂。


不过好景不长,没多久厂子黄了,他和老伴儿双双下岗。


下岗后没多久,老伴儿病倒了,老齐带着老伴儿来北京治病,后来病虽然治好了,但家底儿也都耗空了,两口子一合计,在哪儿也是讨生活,北京机会还多,于是他们就从在夜市摆摊儿开始,一步步奋斗,最后开了那家小饭店。


在我拜了王五五为师之后,因为换了全新的环境,我就再也没去过老齐的店里,慢慢地跟他也就断了联系。


直到这个刚刚过去的牛年春节。


今年的大年初二,我一大清早起来右眼皮就老跳,去给老王拜年的时候,我还开玩笑地跟他说该不会是有啥灾祸吧。


老王煞有介事地说那好办,你去做点好事儿消消灾吧,比如给人捐点钱啥的。


我说滚犊子吧,你快给我发红包,多发点冲冲喜就行。


玩笑归玩笑,大年初二下午,平时很少翻看朋友圈的我,那天不知怎么了,打开朋友圈开始往下扒拉。


划着划着我就看到了老齐发的一条动态,我印象中这老爷子从来不发朋友圈,于是停住仔细一看,居然是一条筹款救人的消息。


我心里咯噔一下,点开一看,被救助者居然是老齐的女儿。


急性的心脑血管疾病,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,需要筹款五十万,消息刚刚发出来,当时刚筹集了不到一万块。


我往下翻了一下,绝大多数都是二十、五十的捐助,对筹款目标来说,杯水车薪。


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,就把微信余额里的一万来块钱给捐了出去。


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当我回过头点开老齐女儿的照片时,我不由得震惊万分——我认识她!


在我跟老齐两口子有来往的那段时间内,我只知道他们有个女儿,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,只知道她那时在东北老家上学,每年的寒暑假都会到北京来跟爸爸妈妈住上几天。


那我又是怎么跟她认识的呢?


还记得我在前面说过的,我在2011年冬至之前曾因为打架,赔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的事儿么?


那天是在公交车上,我正在车厢后面的角落里打盹儿,突然听到一个姑娘大声喊有小偷,抓小偷!


抬头往前一看,只见一个十六七岁、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,看样子气色很不好,显得有些病恹恹的。


她正在拉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的手腕,说他是小偷。


那姑娘正是老齐的女儿,她当时来北京是来看病的,那天是她独自坐公交车去医院拿药,只不过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而已。


那中年男人一脸的无奈和尴尬,跟周围的人解释说他是看站在自己前面的那女人的挎包拉链没拉好,怕她丢东西,所以出于好心给她拉上了,没想到被这小姑娘给冤枉了。


那中年男人说得格外诚恳,周围的人都相信了他的话,包括那挎包的女主人,只有老齐女儿气得脸通红,急得直跺脚说大家都别信他的,我亲眼看见的,是他把那阿姨的包给拉开的,如果我不喊的话,他就把包里的东西偷走了!


但很明显没有人愿意多事儿,大家纷纷劝老齐女儿别说了,都是误会。


当然那个中年男人的说法骗不了我,我稍微地观察了一会儿就确定他大概率是个贼。


眼看老齐女儿被气成那样,我有些看不下去了,就站起来说了那中年男人几句,让他识趣点,没事儿赶紧下车。


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,没说话,一到站就跟司机说要下车。


当时我就站在他旁边,车门一开,他下车的同时猛地拉了我一把,我一个不注意,居然被他拉下了车。


等公交车一开走,那家伙就开始指着我鼻子骂我多管闲事,总之各种辱骂威胁。


我那个暴脾气,腾一下就上来了,也没磨叽,轻轻给了他几下,就把那家伙打得满脸都是血。


这时那家伙开始闹腾,说要让我赔他医药费,否则他就报警。


我这时也冷静下来,心知自己确实太冲动了,如果真的把警察招来,我肯定捞不到好,而俗话说捉贼捉赃,他就算是贼,但啥都没偷到,谁也拿他没办法。


另外,那个时候刚退伍不久的我,因为一些不太方便讲的原因,没法儿见穿军装的,甚至连穿警服的都不能见,一见到就容易情绪失控。


于是我只好认怂,一番讨价还价,把身上几乎所有的钱都赔给了他。


这就是我跟老齐女儿认识的经过,尽管只有一面之缘,而且现在距离当时也有快十年了,但我还是一看那照片就认出了她。


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帮帮老齐一家人。


于是我联系了老王,由他出头,在他一个搞慈善的朋友帮助下,通过他名下的慈善基金,在两三天的时间迅速筹了五万多块钱,加上老王个人捐的钱,一共凑了十万块,以机构的名义捐给了老齐。


另外,通过老王那位朋友的调查,我也了解到了老齐一家的近况——大概四年多前,他和老伴儿关掉了小饭馆儿,回东北老家了。


一来是年纪大了,不愿再继续辛苦下去了,而且干了这么多年,也没能在北京买下房子;二来主要是女儿的身体不好,这些年他们的积蓄几乎全都用来给女儿治病了。


善款打给老齐之后,老王说我,你小子当年最难的时候几乎算是白吃了人老齐五大碗酸汤饺子,受了人家莫大的恩惠,也结下了莫大的缘分。


如今你给他凑了十万块钱,古人有一饭千金,你这一碗饺子两万块,也算是知恩图报了。


挺好!


后记:


今年的春节,就这样结束了。


写这个故事,不是我给自己往脸上贴金。


当然你非得这么说,我也承认,就当是宣传正能量了。


其实我最想表达的是——有的时候,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。


亲爱的朋友们,你们无法想象我看到老齐女儿那张照片时我内心的震撼。


那一刻我甚至有一种错觉,人在这世界上的诸多际遇,会不会真的是被“老天爷”或“上帝”这样的角色给安排好的?


如果不是知道老齐女儿的遭遇,我想我是永远不可能把自己当时连饭都吃不起这种事儿拿出来讲的。


但无论怎样,这个春节虽然我没回老家陪父母过年,但我还是觉得很有意义。


曾经上学的时候,学过《一碗阳春面》的课文,那时候尚不能完全体会那种帮助人的乐趣和感动。


但终有一天,当我们逐渐长大,遇到生活中的种种艰难困苦,见过了世界上的诸般黑暗,才能真正体会美好的意义。


明天假期就结束了,再给大家拜个年。


从明天开始我也要进入工作的状态了,当然在我日常的工作之余,我也会抽出更多的时间给列位写故事。


老王也算是正式复出了,我也会多催他,让他给大家写更多好看的故事。


马路故事,咱们牛年继续。


爱你们!

本文转自:马路故事

malugushi

我是一个生活在都市阴影里的暗度使,这座繁华都市的大街小巷就是我的办公室。我把我的经历加以虚构写了出来,一为娱乐大家,二为警醒世人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4923 Second.